顾世亦

看过世态炎凉,再也写不出温柔的故事。

【阎判】鹊神的祝福(内含判官半黑化小剧场)

*私设注意!
*ooc注意!
*接受以上设定的请继续往下

〔阎魔〕
平常我总是想着办法的捉弄他,从最开始打发无聊的岁月,到现在……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呢?是因为明明长着一张漂亮的脸却从来不笑的反差,还是因为漫长的时光里只有他的陪伴所以习惯了依赖?我不得而知。

〔判官〕
在下目不能视,也没有从前的记忆,唯一能证明我曾经存在过的就是一块随身的玉佩,在下也不知它从何而来,自从在下有了新的记忆开始,它就一直在我身边,所以对我意义非凡。不过不论过去如何,现如今,在下的职责就是守护阎罗殿,守护阎魔大人。

〔阎魔〕
今天的阎罗殿还和往常一样,我在软榻翻来覆去,冰山坐在我右手边台阶下的桌子上处理公务一丝不苟。不过今天除了我和冰山,阎罗殿来了极少出现在阴间的鬼使兄弟。在交接公务的过程中,他们还带来人间的消息。鬼使白说,再过两周就是乞巧节了,三界又多了新的习俗,男方把礼物送给爱慕的人。如果对方接受了,就会得到鹊神长长久久不分离的祝福。听到这个消息,我假装不在意的继续聊天,暗地里偷偷的观察冰山的表情,不过冰山还是那一张面瘫脸。唉……冰山就是冰山啊……

〔判官〕
鬼使兄弟今天来交接公务,在下整理着公务,鬼使白则和阎魔大人聊着近来三界的趣事,阎魔大人似乎很开心。不过,在提到乞巧节的事时,阎魔大人似乎朝我的方向望了一眼,是我的错觉吗?

〔阎魔〕
冰山这两天依旧非常安静,坐在那里一坐就是一整天,看来他完全没考虑过礼物的事情嘛!他喜欢安静我就偏偏不让他安静,找来粗野的山童和孟婆那个总是吵吵闹闹自言自语个不停的朋友山兔,看那个冰山还能不能这么淡定?哈哈,果然还是欺负冰山最有意思了!

〔判官〕
最近的阎罗殿里突然多了许多弱小的妖怪,什么山童山兔之类的,叽叽喳喳闹个不停,在下实在是没法认真工作了。不过阎魔大人也没有发话驱赶他们。而且……这些小妖怪好像还是阎魔大人请来的?难道阎魔大人想要孩子了吗?
不不不,在下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看来在下有必要去十八层地狱历练一下了。

〔阎魔〕
最近冰山好像在躲着我走,这几天都是很早就下班了,前天还一整天都不知所踪。冰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还真难猜啊。 还有一周就是乞巧节了, 要是到时候冰山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哼!那我就再也不理他了!

〔判官〕
经过了一整天的历练,我的心情反而没有平静下来,摸索着寻找着玉石,满脑子都是阎魔大人。阎魔大人是太孤单了吗?所以想要孩子?那么……是和谁的孩子?其实只要阎魔大人开心就是好的。但是我却依旧很在意……我——是喜欢阎魔大人吗?

〔判官〕
今天是乞巧节,三界似乎都弥漫着喜悦和甜蜜。摩挲着怀中的玉佩,将它揣在怀里,在下如同下定决心般的拿起判官笔,向阎罗殿走去。

〔阎魔〕
今天是乞巧节,我特意早起比冰山先一步到达阎罗殿,冰山会给我什么惊喜啊?我表面很平静,心中却异常期待的坐在榻上,等待着冰山的到来。可是,冰山却像毫不知情一样依旧如往常一般来到大殿,先是像我问好,然后走到石桌前端坐在那里处理公务。真是的!他到底在想什么啊!不是明明知道今天是乞巧节吗?不是听到了新的习俗了吗?那为什么什么表示都没有?难道他真的不喜欢我吗?

〔判官〕

进入阎罗殿后,阎魔大人的气压就一直在降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默不作声。快到下班的时候,气压已经低到了极点。我不再犹豫,想要把玉佩送给阎魔大人,可是阎魔大人却一脸怒气冲冲的要跑出大殿。“阎魔大人。”我想要叫住她。“不要喊我的名字!”阎魔大人转过身,眼圈红红的。我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去询问一下怎么了,阎魔大人先开了口,“笨蛋!傻子!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全是我自作多情!”说完,转身就要走。我似乎明白了,顾不得逾矩,上前一把拉住阎魔大人,将她带入怀中。感受着怀中小小的人儿的温度和有些不平稳的气息,在下的脸有些烧红。“大人……,您招来那些小妖怪是因为您想要孩子了吗?在下想了好久,不希望您和别人有孩子,所以,在下应该是——喜欢大人的。”听到最后一句话,怀中的人儿一下子僵住,“你……你说什么?”我从怀中拿出玉佩,将红绳系在阎魔大人的脖子上,“在下说,在下喜欢大人。”怀中传来微弱的抽泣声,阎魔大人反手抱住我,“几百年了,我终于等到你开口了。”

*下面是小剧场

【小剧场】〔半黑化判官注意!〕
阎魔:“冰山,来!”
判官走上前去。
阎魔勾住判官的脖子,唇瓣向他的唇角贴去,姿态魅惑:“冰山,我们要个孩子吧?”
判官反手搂住阎魔的腰:“那——在下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完————————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