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世亦

看过世态炎凉,再也写不出温柔的故事。

【萧疏寒x蔡居诚】过往 一颗小甜饼

*楚留香手游 武当掌门萧疏寒x蔡居诚 腐向注意
*大概是一颗小甜饼
*最后那个去点香阁嫖师兄的小道长就是我,此梦缘君服务器ID顾世亦,欢迎游戏里找我玩,如果不嫌弃我是个辣鸡的生活玩家的话。



(1)
我是被掌门从后山捡回来的。
每次我问师兄们我是从哪儿来的,师兄们都这么告诉我,“我们都是掌门从后山捡的。”
“掌门是谁?”
“萧道长啊,咱们武当第五代掌门。”师兄说这话时带着无比的崇敬,“不过咱们就是个外门弟子,想见掌门一次可不容易。居诚啊,我看你在这居字辈里天赋最好,你可不能荒废时间啊,快去练功,说不定掌门看你不错还能收你到门下,现在掌门可一个关门弟子都没收呢,我看你有机会。”师兄拍拍他的脑袋,蔡居诚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知道了师兄!我会努力的!”


(2)
外门弟子的比武,蔡居诚以极为出色的表现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朴道生更是对他赞叹有加:“师兄啊,你看看这孩子怎么样?”
“嗯……天赋不错。”
“那收他做关门弟子可好?这届不错的孩子不少,那几个也收了吧,得为武当的下一代培养人才啊。”
“好,听师兄安排。”萧疏寒站在金顶之上,看着擂台上意气风发的少年,光彩夺目,如初生的太阳,脸上带着笑看向他,萧疏寒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为武当培养下一代人才是他分内之事,只要优秀,能承担得起这份大任,其实是谁都与他无关。不过对于这孩子,他还是带着一份期待,希望他能为武当带来不一样的光彩吧。


(3)
蔡居诚做了掌门的关门弟子,有了师父,换了衣服,换了住处,一切都是新的,少年自然是欣喜,拜见过朴师叔后,在之前不允许踏入的内殿这儿走走那儿转转,也不知自己走到了哪儿,还没等踏进去就见一人推门走了出来。
蔡居诚一怔,想要推门的手僵在那里,实在不能怪他没见过世面,他见过各样的男男女女,武当的师兄弟们,貌美的女香客,不那么貌美却贪恋武当道长美貌的女香客,就连天天被女香客纠缠或者纠缠女香客的詹苑杰,看久了他都觉得一般,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女女香客想要和他纠缠。他自认为见过各种美人,但是萧疏寒这种,他真的第一次见,过去都是远远的望着,只觉得因为遥远所以没觉出什么,这次近看,蔡居诚觉得把掌门带到女香客们的面前走一圈,女香客得踏破武当的大门。
不过不管脑内怎样活动,蔡居诚还是立马恭恭敬敬行了个礼,“见过掌门…师父。”
萧疏寒显然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嗯,可还习惯?”
“弟子很好,多谢师父关心。”蔡居诚看萧疏寒还在关心他,应该是没因为他的误闯而生气,赶紧回话。
萧疏寒似乎没什么想说的了,但是蔡居诚正好挡住门口他也不好直接推开他离开。
蔡居诚看他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又害怕他怪罪他误闯的事,赶紧告退。
“师父弟子先退下了。”说完转身就跑。
萧疏寒看他没几秒钟就从眼前消失,听着说话也是个活泼性子的孩子,做事虽有些毛躁但不失稳妥,应该是个好苗子。


(4)
蔡居诚拜入掌门门下,他总是这些人中学的最快的,悟性也高,萧疏寒是掌门,并不能分分秒秒的去指点他们,倒是朴道长总是来教导他们,对蔡居诚也格外看好,有什么好事都不忘了他,人们都说蔡居诚会是下一代掌门。
蔡居诚听了他们的话,很是开心,不过他更在意萧疏寒的看法。他知道萧疏寒很忙,不过忙的却很有规律,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打坐,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会去后山捡孩子,蔡居诚都慢慢的摸清,既然师父没时间看他,他就去堵他,堵他几回后蔡居诚发现只要他不吵不闹师父也不会赶他,师徒俩一个专心做事,一个专心在旁边看着,有什么他能做的了就赶紧去帮着做。


(5)
蔡居诚发现萧疏寒喜欢蜷着睡。
发冠也没摘,就那么穿着厚重的衣服蜷在榻上,最近大典的事确实是忙的狠了,他又帮不上什么忙,每天把饭送过来也不见萧疏寒吃几口。
他看师父屋内的灯一直没灭,虽然他知道没有允许师父的屋子是不能进的,但到底还是担心。蹑手蹑脚地推开门,绕过屏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以为师父这么仙风道骨,感觉下一秒就要羽化登仙的人,睡个觉也一定是仙的不行。没想到会像个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的拉过被子给他盖上,吹灭了蜡烛,悄悄的转身带上了门。黑夜中萧疏寒睁开眼,他睡眠浅,在蔡居诚踏进来的时候就醒了,但为了不让气氛太过尴尬,萧疏寒继续装睡,看看身上的被子,到底还是个温柔的孩子啊。


(6)
萧疏寒不讨厌糖葫芦。
这是蔡居诚强拉萧疏寒去山下的庙会去玩的时候知道的。
平时萧疏寒基本不出门,有事情就飞鸽传书。往年蔡居诚都和师兄弟们一起去庙会,现在他进了掌门门下,和同门交流的机会也少了,没那么熟络也不好意思再去找他们。于是他把目标锁定在最近没什么事的萧疏寒身上。
他平时总在萧疏寒眼前晃,做了很多事也是为了萧疏寒能多看他一眼,相处多了也摸清了他万年面无表情的师父的性子。
不讨厌就是喜欢,不拒绝就是同意。
于是他死拉硬拽地把萧疏寒弄下了山。
他不是第一次去庙会,今年的庙会一如往常的热闹。
山下人多半是没见过萧疏寒的,只觉得这人长的好看,穿的衣服甚是华贵。倒是一些下山来的武当弟子认出了萧疏寒的一头白发和腰间的掌门配饰,刚想鞠躬行礼,就看见一个身着武当弟子衣服的身影一把拉过他的手,转身就跑。
萧疏寒被他带着,穿过拥挤的人群,转到了一个胡同,拉着他的少年踮起脚把另一只手里的斗笠扣在他头上,替他把钻出来的白发藏回到斗笠下。围着他转了两圈,看没什么问题后对他说,“好了师父,这样他们就认不出来你了。”萧疏寒扶了扶帽檐,点了点头,“好,那我们走吧。”
没想到面前的少年又拉住他的手,“师父你可要抓紧我,这么多人你要是走丢了可怎么办?”
其实萧疏寒很想说虽然他很少下山但不意味着他没下过山,根本不会走丢的,走丢了就摘了斗笠,肯定有人恭送他回去的。不过看眼前的少年这么开心,他也就没有挣脱他的手,任由他牵着,从这个小摊转到那个小摊,看着他买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还念叨着这个给师弟也买一个,他被罚在山上抄书挺可怜的,过节了也不能下来玩。
经过一个卖糖葫芦的小摊,他明显感受到身后人的行动有一刹那的停滞,而后又恢复常态。他停下脚步,转头问:“师父你要吃这个吗?”
萧疏寒看被弟子发现了小心思,低着头没有说话。蔡居诚本着不拒绝就是想要的道理,从小贩那里买了个糖葫芦,然后塞到萧疏寒手里,“师父,给!”
萧疏寒看着手里的糖葫芦,没有拒绝,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斗笠遮住了萧疏寒的表情,不过看着他吃着,蔡居诚想,他应该是喜欢的吧。


(7)

“没了?就这些?”穿着武当弟子衣服的小道长看向蔡居诚,觉得故事这么戛然而止肯定是蔡居诚没说完。
“没了!再想听拿钱!”蔡居诚皱着眉看向他。
小道长掏掏兜,最后一颗黑玛瑙都给他了,现在自己可真的是身无分文了,尴尬的笑笑,“师兄,没了,你看我给了这么多你再赠我个故事?”
蔡居诚气的跳脚,大吼道“你知道这么多有什么用!没钱就滚!”
小道长明显被吓了一跳,小声嘀咕道“怎么没用啊?我得知道掌门喜欢什么才好给他送礼啊,要不怎么追他?”
蔡居诚一拍桌子,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你休想!他心里不可能有你!他心里装的是芸芸众生!”
小道长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师兄等我挣了钱再来看你啊。到时间了,走了走了。”
蔡居诚看着人出了门,气呼呼的转身把桌上的黑玛瑙丢进箱子里。距离他回武当又近了一步。
其实他一直相信萧疏寒心中是有他的,毕竟他心里装的是芸芸众生。






题外话(以下为个人想法):

萧疏寒贵为武当掌门,我认为是不可能先一步踏出去,去追求一个弟子。而蔡居诚,看他字里行间都是他师父,都是萧疏寒为什么不看他一眼,我想他应该是仰慕的,喜欢的,否则不会把一个人挂在嘴边,春节奇遇的时候还让玩家去给他师父带一串糖葫芦。
所以,为了不ooc,还能发小甜饼,我只能把时间线定到嗯嗯师兄还没来,这对师徒能独处的时候。
萧疏寒在我心中是一个大道在心,感觉下一秒就能羽化登仙的那种,可以说是有些冷酷无情,他的心中是整个武当,他的眼睛更关注最优秀的弟子,不会为了一个背叛师门的弟子而改变什么。
蔡居诚,最开始一定是一个阳光又正义凛然的少年(毕竟是朴道长教过的),所以我把他的最初写的非常阳光正直。
至于开车,我也非常想开他俩的车,为了尽量贴合楚留香剧情,既然萧疏寒不大可能先踏出第一步,我决定把时间线定在嗯嗯来了,什么都比蔡师兄优秀大家都关注嗯嗯 掌门也开始关注嗯嗯之后,让蔡师兄先下手,然后来一个下药之后反被上(为了不逆cp)的狗血梗。
在此先存脑洞,马上就开写,麻烦你们看在我讲了这么多还要开车的份上,能不能红心蓝手加关注,拜托了,谢谢大家。


另外麻烦各位觉得还不错的能不能帮我投个票?我这篇文章投稿在了晋江和楚留香合作的网站上,emmmmm是一个评选的大赛,不求拿大奖啊前面大佬们实在是太多了,小小的希望一下参与奖能有我一个。麻烦各位有晋江帐号的小伙伴们投一下票,网站链接发在评论里了,我现在大概在第十七页……希望能更往前。麻烦大家了。

评论(1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