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世亦

看过世态炎凉,再也写不出温柔的故事。

【全职/韩叶】大梦三生

*哇这么孤单的题目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注意到……

*这篇可以看作半缘的番外也可以单独看啊,半缘剧情我在这里也介绍了。因为半缘是个be我怕被砍死所以先发糖求平安,希望各位能刀下留人

*原著多年后日常向……大概就是婚后吧kk




“老韩……”门后传来叶修刚清醒后还有些沙哑的声音。
韩文清正在打个快要打完的副本,boss红血了一时间走不开,想一想今天叶修醒的有点晚,估计是饿了就叫他一声看他在不在,把麦远离嘴边,“等等马上就来!boss红血了!”
收敛心思继续专注于副本,这次蓝溪阁也参加了,正打不可开交的时候中草堂还来横插一脚,
王大眼这人退役了也不消停,怕高英杰刚担任队长不大适应,带着中草堂的人到处抢boss,可是他家那个小队长根本就不是个吃素的,哪用他担心?不过好在这次来了不少公会精英,也不用他太过于算计。
Boss打完了,掉了不少东西,大家都挺高兴的,韩文清跟公会的人交接了一下,下了线。
摘了耳机,视线从屏幕上移到身后的那扇虚掩的门上,眨了眨,长时间盯着屏幕的眼睛有点酸涩,韩文清想了想,今天不太对劲啊,平常叶修听了他要是正在打boss,指不定叽里咕噜就爬起来冲到电脑前面一两分钟就带着他那不知道怎么这么快速就召集起来的兴欣的人来抢boss了,今天打到最后也没有看到兴欣的出现。
他起身,几步就走到门前,推开门是一片黑暗,他没开灯,试探性地叫了声:“叶修?”
“老韩……”
听到了回复,韩文清放心了,走过去准备拉开窗帘,“醒了就别躺着了,起来吃饭,昨天晚上又熬夜了吧,怎么这个点才起来?”
“我做梦了。”
韩文清没太在意,回道:“做梦了正常,谁不做梦。”
“我梦见你死了。”
韩文清正在拉窗帘的手顿住了,他知道叶修虽然平时说话挺直也不知道掩饰,但绝不是个煽情的人,他转身,看到阳光从刚被拉开的窗帘缝隙照在叶修身上,叶修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他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抓着他的手放到自己手心里,“怎么了?你说一说。”
“前面的记不清了,大概就是我和人结仇了,然后我还好巧不巧被人给辞退了,我就出来单干了,结果我那仇家来暗算我,你就来救我,你把我救走了之后,说要出任务很快就能回来,结果就再也没回来,人家和我说你死了……”
叶修自己说了一大串,等着韩文清接下去,结果韩文清一直没回话,他就抬头去看,发现韩文清也在盯着他看。
“你看哥干嘛啊,你倒是说点什么啊,我说了这么多你就没点什么想说的?”
“很有想象力的梦。”
“……老韩没人说你其实比我还能嘲讽吗?”
“你一直都在等我?”
“啊?”叶修对他急转话题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在你那个奇幻的梦里,我走了你一直都在等我?”
屋子里的钟表滴答滴答的转动,叶修愣了愣,想了一会儿说道:“对啊,那个人说你死了我就不相信啊,我就一直等,直到我醒。”
韩文清张了张嘴,有什么想说但是又咽了回去,最后蹦出来一句,“梦都是反的。”
“哈哈哈老韩你果然不会煽情啊哈哈哈!张新杰说的真对,这么悲情的爱情故事都能让你编成喜剧结局!”
韩文清用力握了握攥着叶修的手掌的那只手,喉结滚动,尽力地让自己冷静,自己握的这手可金贵了,他舍不得。
抓起一旁叶修踢掉的被子扔到床上,把窗帘全都拉开,“赶紧起床,收拾收拾好出门。”
“啊别拉窗帘啊哥要瞎了!”叶修捂上眼睛猫回到被子里,掀开被子的一角看到韩文清已经出了门。
“老韩,老韩今天吃什么啊?哥想吃糖醋鱼。”
“知道了!快点先起床吃你的“早饭”!”韩文清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
“哎,不想动啊……”
韩文清听到了叶修隐隐约约的抱怨声,不经意间在唇角扯出一丝笑容。关于刚刚叶修的那个梦,他在很早之前就做过,梦的内容很相似,至于最后为什么爽约了,他真的很想回去,哪怕耗尽最后一丝氧气,他都希望那不可能的奇迹降临在自己身上。生命的最后,他想起叶修总对他说,“老韩,你这个人啊,一点都不会哄人,来,说句情话给哥听听?”
“你无不无聊?”韩文清脸皮薄,做一百件对你好的事都说不出一句情话,氧气已经耗尽,韩文清的意识已经模糊,哪怕知道这遥远的距离已经发不出信号了,他依旧按下了录音键。
“叶修…我爱你。”请给我一次机会,和你一辈子在一起的机会,你不会做饭我就给你做饭,你想听情话我都讲给你听,你要全世界我都给你。请……给我一次机会。
上辈子你想要的,这辈子我都给你。
从电饭锅里盛了两碗热腾腾的米饭,几个菜摆在桌子上,桌子的两边放着两把椅子。
“叶修!快出来吃饭!饭要凉了都!”
“好,好,就来,就来。”叶修慵懒的声音从里屋传出来。

叶修,看来你注定都要一直和我纠缠不清了。对你叶修,我,韩文清,心甘情愿,求之不得。




最后求红心蓝手,刀下留人我还能甜的相信我🌝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