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世亦

看过世态炎凉,再也写不出温柔的故事。

【许言车】许大教授和李大总裁合作项目背后的py交易

*恋与制作人bl向!注意避雷

*许墨x李泽言abo向

*无心剧情(剧情全是瞎脑补的)只想开车(只想日李总)
这是一辆4000字手推车。






“咔哒,咔哒,咔——” 墙上钟表的秒针停止转动,许墨停下了手中的仪器检测,抬头看了一眼钟表。
“时间又被暂停了?许墨摘下了手上的橡胶手套,活动了下手腕,在一旁的椅子坐下。”
这次时间被暂停又是因为什么?这已经是这月的第二次了,从几年前一年半载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到一年前开始暂停的次数变多了,几个月发生一次,到现在的一个月两次,难道那个会时间操纵的evolver不知道他暂停了时间其他evolver不受其影响吗?许墨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椅子的扶手,突然就对这个没有自觉的evolver有了一丝兴趣。
操纵时间这个能力本就很稀有,要想找起来不算太困难。没过多久,许墨就知道了他想知道的。
“李泽言……么?会操纵时间的evolver……性别Alpha,在BS医院有就诊记录……”许墨看着手中关于李泽言的资料,手指摩挲着纸上李泽言的照片。“希望您不要让我失望啊,李总。”
而对此毫不知情的李泽言,还在懊恼着自己新换的裤子白换了。“该死,什么时候不好!非要这个时候!马上还要谈项目!”李泽言一拳砸在卫生间的门上,他不用想也知道,就算忽略浑身甜腻的信息素,现在自己这个满脸潮红的样子走出去会多招人误会,华锐的年轻总裁是个Omega,还是个没人标记过的Omega,董事会的那群老头子会提多少反对案他想想就头疼。烦躁的扯了扯领带,他从兜里掏出一支快速抑制剂朝着自己的手臂就扎了进去。
从得知自己是个Omega后,李泽言还没有这么厌恶过自己的性别,他以为每次的发情期就挨一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几天就那么熬过去了,不过刚开始的几年这方法还奏效,近两年,尤其是最近,一针根本不够用,发情期的时间越来越不可预知,去医院却被告知已经对抑制剂产生了抗药性,还是尽快找个Alpha解决终身大事吧。李泽言默,先不说自己,光是自己八年打拼下的华锐,他实在是不想拱手送人,把自己和华锐都送人。
这是带出来的最后一支了,这次出差没想过会有这么多特殊情况发生,不过他没时间想这么多,这次的项目事关华锐生死,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必须全力以赴。
一支针剂下去,空气中甜腻的信息素逐渐散去,李泽言走出卫生间,洗了把脸,整理了凌乱的衣衫,找个alpha的事,还是等结束了再说吧。

虽然谈判时间久了一些,一个项目谈了足足五天,但好在最后谈判很成功,起码是解了华锐的燃眉之急了。李泽言回了对方给他定的酒店,离订的返程飞机还有一天多的时间,他准备解决一下魏谦发给他的近一周的公司事务。
李泽言打开邮箱,一个一个的看下去,因为是私人邮箱,除了魏谦给他发的各种公司事务,基本没什么其他人给他发邮件。而当李泽言按时间看下去,他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寄件人给他发了几个邮件。
那个没有署名的邮箱发的最早一个邮件是一个关于Omega抑制剂的合作合同,他大致扫了一眼,项目很吸引人,非常适合当今社会的发展现状,董事会那里通过也没什么问题,自己对他的项目也非常感兴趣。不过这人也太不守规矩了,哪有越过各个部门直接给总裁发合同的?他接着看下去,隔了两天那人又发过来一个邮件,整个邮件只有几句话,“李总,请问您有意向合作一下吗?如果您没回复我就当做默认了。过两天我会去找您的。”李泽言看到这里更觉得刚才的想法是对的了,这人不仅不守规矩,还莫名其妙,他以为自己是谁,想找自己就能找到自己?
“叮咚——”的手机响起了收到短信的提示音。李泽言离开电脑桌,拿起了随手扔在床上的手机。
短信只有几个字:“我到了,李总。”
李泽言觉得莫名其妙,这是谁给他发的恶作剧短信吗?真是闲得慌,刚准备删掉不做理会,下一条短信又进来了。
“李总,您要是不开门我就自己进去了。”
门口响起了房卡被刷响的声音,李泽言猛然回头看向来人,这根本就不是恶作剧,那么这个发短信的人是谁?
房门被推开,是个看起来很温和的年轻人,不是什么仇家,李泽言松了口气,不过也很懊恼,这个年轻人虽然看起来没什么攻击力,不过善闯别人房间也是很没礼貌的事情。
“您哪位?如果没什么事情请出去。”
来人笑了笑,关上房门,落锁,回答到:“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许墨,关于Omega新型抑制剂那个项目相信您已经看了,请问您是否有合作的意向呢?”
李泽言听到他的话明白过来他是谁,虽然他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但是他还得按照公司的规矩来,“抱歉许先生,虽然我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但是请您按照华锐的规矩来,一层一层提交申请,如果董事会同意,您的项目会被审批的。”
许墨一手背后,一点一点走近李泽言,“这样啊,我以为只要李总您感兴趣了就可以了呢,抱歉是我唐突了。”许墨伸出手,李泽言看他要离开的架势,也没觉出什么不对,只想让面前这个有点莫名其妙的人赶紧离开,他把手伸了出去, 和那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李总……您还真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呢。”李泽言看着面前的人扯起嘴角,笑的不怀好意。他也觉得出一丝不对,只是握个手,这人怎么越握越紧了?
刚想甩开,赶紧找个理由把这个疑似神经病的人赶走,李泽言就被一股大力拉进了一个怀抱。他想推开,但下一秒,铺天盖地的Alpha的信息素就让他软了腿。
“放手!你干什么!”李泽言被一个刚见了一面的陌生男人揽住腰,禁锢在怀里,alpha的信息素让他本就不稳定的信息素剧烈的波动起来。这个月已经第三回了,熟悉又陌生的情潮席卷了他,他知道他被这个叫许墨的男人的信息素诱导发情了。
“你神经病啊!”李泽言骂了一句,停止了时间,想从这人的怀抱中挣扎出来赶紧解决一下自己,刚刚发情还是能抢救一下的。
可他挣扎了半天,抱着他的人依旧把他抱得死死的,“这人!”李泽言忍着下身不断留下的液体,想用身上仅存的力气掰开他的胳膊,可有声音在耳边响起,“李总,您刚才骂我吗?”
“你是evolver?!”这次李泽言更加震惊,甚至有些慌张了,全世界就那么点evolver,怎么还让自己碰上了?还是在这种时间?
“是啊,李总,我是evolver,您的能力对我没有效果就这么让您震惊么?”许墨单手拔掉针头上的塑料壳,“您不要慌张,我对您没有恶意,我只是从BS医院的档案里看见您是一名Omega,觉得您一定会对我的项目感兴趣的,我希望您能在亲身感受过药效后,给我开个后门。”说着,把针扎进了李泽言的脖颈上。
许墨把李泽言放在床上,自己坐在床边等着药发挥它的作用。
不过,没一会儿他就觉得不对了,李泽言这样子,也不像是没什么事了啊,他看着李泽言依旧满面潮红,一只手臂挡在眼睛上,下唇紧咬,被黑西裤包裹的双腿蹬着身下的被褥。
“许墨,你是卖假药的吧……”李泽言声线颤抖,他感觉身下的底裤已经被液体浸湿,许墨所谓的药也根被没奏效。
“总裁,您情况比较特殊,您已经对抑制剂产生抗药性了,所以抑制剂对您没有效果……”许墨靠近李泽言,伸手拂过李泽言脸颊的汗水。
“那许墨你倒是想想办法啊!”李泽言被他气得脸黑,就这水平还出来买药???要不是自己先试了试自己拼死拼活给华锐打下的基业全得陪在这个小白脸身上!
“总裁大人,您别生气啊,对于您这种情况,我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


评论上车!(到底咋插入链接啊绝望…………)

评论(11)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