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世亦

看过世态炎凉,再也写不出温柔的故事。

【全职/韩张】初始化/老韩想要个绑定奶(1 2)

之后的日子就是很平淡的重复着,每天张新杰和韩文清去战队里训练,除了早上锻炼基本不出大楼。
不过无论这两人脾气好或者不好,总在一起生活难免有摩擦。尤其是关于战术方面,虽然张新杰刚到霸图,作为一个准正式队员,他其实是没有话语权的。但是他还是对韩文清这种不过一切的勇往直前地行为非常不满,他的账号卡是守护天使,一个主防御的角色,有时大漠孤烟突然冲上去后他有时间反应想甩出技能,但是他的账号卡却没有这个能辅助他的技能,做不到及时守护全队。用队里的其他队员的话来说,张新杰的操作毫无问题,不过他的账号卡不符合霸图的风格。
这就导致韩文清在发现张新杰没有及时做出什么操作后当着全队的面毫不留情面的对张新杰一顿批评。
张新杰也超级气,这不是自己没有发现他那边需要支援,而是自己根本没有那么一个合适的技能去辅助他啊。
问题得不到解决,就像一个一直在休眠的火山,总有一天会爆发。
这一天,全队还是照常训练,还是同样的问题,韩文清操纵着角色冲出,而张新杰在后方无法用出合适技能主韩文清。
就在这时,大漠孤烟在场上不动了,然后就听到“啪——”的一声。
张新杰身边的队员刷的一下都站了起来,张新杰发懵,摘下耳机站起来就看见坐在对面机器前的韩文清怒气冲冲的朝他走来。
“还能不能打了?这个问题说了多少次了!我花了这么大力气把你带到正式队伍里你就这么点能力吗?你不知道你的任务是守护全队么?你这样我们大家怎么放心的进行的前进?”
张新杰对于这种二话不问就直接当着全队的面批评他的行为极度委屈,一口气把之前的怨气也发泄了出来,“我知道我的责任是什么!不过你也不可以一下子就冲出去!明明那么大的破绽你看不到吗?你总说我没及时加技能!你一下子冲那么远!我的圣光加护技能范围只有十尺!你跑那么远我怎么能放出技能!”
整个训练室一下子陷入了寂静,其他队员都没有想过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好脾气的张新杰会还嘴,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人剑拔弩张谁也不让谁。
韩文清也没想过他会反驳他的话,还是但这这么多人的面前,一下子脸黑成锅底色。
“看来你不适合霸图,既然无法融入我今天晚上就帮你买机票,明天你就回去吧。霸图不需要无用的人。”
张新杰看他开始赶人了,本来就很委屈的心里更委屈了。
“好,我立马就走,也不用你帮我买票,我能自己来也可以自己走。”说完转身就走。
屋里的队员刚想出去追,不过有回头看看自己那凶巴巴正在气头上的队长,走也不是,待着也不是。他们可都是知道的,队长为了把张新杰留在霸图付出了多少,而且队长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训练的时候做不好就会骂你,但是日常生活中还是个很好的人。
韩文清没有说话,就看着张新杰离开了训练室。他还是不太会读懂别人的心情,也忽略了张新杰不是正式队员,只是刚刚和他们一起训练,自然是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自己这么不给他留情面的批评。
不过这话已经说了出去,现在闹成个这么个结果这可怎么收场。
李艺博悄悄蹭到韩文清身边,“队长,你消消气,其实也不能全怪新杰的,新杰已经很努力了,这孩子说一不二的,要真是走了,这.....可怎么办?”
韩文清眉毛快拧成麻花了,“能怎么办?追。”
“是!”李艺博得到命令立即和其他几个队员冲出去,往楼上张新杰的宿舍冲过去。
等他们到了宿舍,张新杰的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他本来也没多少东西,而且东西放在哪个地方阿斗记得,收拾起来更方便。
李艺博一抬手,后面的几个队员冲过去拿走了张新杰放在门口的几个行李,美其名曰帮张新杰拿下去,其实是立马把行李藏起来,让张新杰走不了。
李艺博也不动声色地把张新杰身边那还没有合上推到一边。
拉着张新杰坐到了床边,“新杰啊,队长这人就是这样,你消消气,多包容他一下,不至于闹到走的这个地步。”
张新杰眼圈红红的,咬着嘴唇,“不用了李前辈,我去意已决,本身我的风格就不是霸图,还是不要给战队添麻烦了。”然后就起身去拉那个被李艺博推远了的半开的行李箱。
韩文清走到门口,就看见张新杰弯下腰去拿行李箱,李艺博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他。
“队长......这......”
韩文清挥挥手示意李艺博先出去,李艺博立即退了出去还带上了门,这两个人的事情还是他们自己解决吧。
门关上,房间里就剩他们两人。
韩文清站在门口,“你真要走?”
张新杰把最后一件衣服装进去,咔嚓一声锁上箱子,拉起拉杆,往门口走去。
“我已经定完机票了,谢谢队长关心。我自己去机场就可以了。队长再见。”
张新杰走到韩文清面前,看他挡在面前根本不让开,推了推他,“队长请您让一让,我要出去。”
“你就穿这身出去?”
因为实在太生气,张新杰就想着快点离开,没有注意自己到底穿了什么。看着自己身上的霸图队服,“对不起队长我忘记了,我马上脱下来,不会带走的你放心。”说完,把棉衣往靠近门的韩文清床上一扔,拉锁拉开,把队服外套挂在挂钩上,也就没有看到韩文清看着他脱衣服时越皱越深的眉头和滚动的喉结。
张新杰脱完外套,刚撩起T恤的衣摆,想到自己的这个行李箱里没有合适的衣服可以穿,衣服都在刚刚被拿走的箱子了里。
他放下手,回头看韩文清,“队长,我现在没有合适的衣服可以换,回去我把衣服给你邮过来。”
说完就转身去拿床上的衣服。衣服还没拿到,他的手腕就被拽住,身后的人把他的手腕反剪在背后,他重心一个不稳就跌在床上,刚想挣扎爬起来身后的人就压了上来。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一件衣服也会和你计较?”韩文清充满着怒气的声音从颈间传来,张新杰一阵慌乱的挣扎,“放手!韩文清你放开我!”
“呵,连队长都不叫了,看来你是把我当作陌生人了,那你家长没告诉过你不要在陌生男人面前脱衣服么?是不是今天站在这里的人不是我你也会当着他的面脱衣服?既然我们已经是陌生人了,衣服就还给我吧。”说着,拉起张新杰的衣摆就往上撩。
张新杰被正面压在被子里,看不清韩文清的表情,但是能感受到韩文清灼热的呼吸和沙哑的嗓音就在耳边,而且空出来的左手已经摸到了腰上。本来就一肚子气又慌乱的张新杰一着急就哭了出来。
这时换韩文清懵了,这就吓唬吓唬他怎么还哭了?
他赶紧放开张新杰的双手,伸手把他脸上的眼泪擦干。
“别哭了,别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今天在这里的不是自己而张新杰还会照样这么做就气愤不已。
他抬手摘掉张新杰的眼镜,张新杰的眼泪还是啪嗒啪嗒往下掉。
摘下张新杰看不清韩文清的脸,只能看见一个大致轮廓。
他拿后背拱了下韩文清的胸膛,“让开。”
韩文清一个侧身翻到外侧,让张新杰面朝他。
“就是吓唬你一下,别哭了好不好?我错了我道歉。”
张新杰没有说话,韩文清看他爬起来,但是因为胳膊被他压麻了,吧唧一下又躺在韩文清身上。
韩文清被他逗笑了,张新杰看他笑,气急败坏地在他身上翻了个身,面朝着他一拳就打了上去。
韩文清在打到身上之前抓住他的手,一把把他扯到怀里。
“打两下能不能消气?要是能我就给你打两下。你这小胳膊小腿也打不坏我。”
“韩文清你不要脸了你放开我!”张新杰看着手被抓住,用腿去踢他。
然后就被他光荣地打了屁股。
“啪——”
“别动,想火上浇油?”
张新杰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同为男性,他自然知道顶在他大腿内侧的是什么。
韩文清松了手。张新杰撑着他的胸膛爬起来。
“还摸?”
张新杰红到了耳朵根,连滚带爬从韩文清身上爬起来冲出门去。
题外话:大学军训要人命,三点就起床🙄每天就睡四个小时还不如上高三☹️今天好不容易延边周庆还地震🙄没带电脑的我拿着巨款去上网吧去写文(延边上网超级贵),人家都在那里打游戏我就在那开个word文档……
最后求点赞➕评论➕关注,感谢你们!!

评论(9)

热度(77)